敖汉旗应急局刘长青:任何事都不如人民生命安全重要

2019-09-25 15:28来源:人民网

“谁奔波在破旧的工厂堆,谁的头发沾满了厚厚的灰,谁又在危险面前从来不后退,谁把脆弱的生命来捍卫,用奉献缓解满身疲惫,用真情回报平安社会,用炙热的心坚守平凡岗位,却从来不说苦和累……”

这首为安监人的所作的歌词,可说是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应急管理局副局长刘长青的真实写照。在从事安全生产监管工作的十余年里,他始终扎根基层,敢于担当、甘于奉献,以一颗赤诚炙热之心坚守岗位,以生命的名义,身担铁一般的使命,勇往直前、执着付出,只为保一方平安。


临危受命,猛药重典去沉疴

1972年出生的刘长青,毕业后就职于赤峰市敖汉旗人民检察院,工作14年间历任科员、办公室副主任,侦查监督科副科长、科长。2008年,敖汉旗一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发生一起死亡17人的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时为侦查监督科科长的刘长青临危受命,调入敖汉旗安监局负责烟花爆竹安全生产监管工作。

当时在敖汉旗流行一句话:“宁愿炸死,不愿穷死”,可见烟花爆竹安全生产监管的难度。全旗60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如何监管?怎样监管?严峻的安全生产形势摆在眼前,刘长青没有怨言,凭着一股闯劲儿,直面困难、勇挑重担。他说,“安监工作要的就是一股向上的精气神,关键时候要冲得上去。”

为整治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三超一改”问题,刘长青带领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在“严、狠、准、实”上下功夫,在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推行了“定置管理”和“百分制”考核办法。他深入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一线,持续加大检查频次,紧盯隐患苗头根源,分类施策、对症下药。对那些违法违规企业一律严管重罚,仅2009年,他们就处罚了30余家企业,罚款70余万元,彻底整治了“三超一改”问题。

刘长青回忆,“当时施行定置管理、严管重罚、重典治乱,敖汉旗所有的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只有一家没有被我们罚过款,最重的违规罚过4.9万元,法律规定罚款最高限额是5万。”在他的带领下,4年间敖汉旗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总共发生2起生产安全事故,事故发生数及伤亡人数大大降低。当时《中国安全生产报》(现改为《中国应急管理报》)刊登文章对敖汉旗烟花爆竹生产企业的监管工作方法进行了宣传报道,由于敖汉旗烟花爆竹生产企业监管成效显著,全区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负责人、安全员培训会及全市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安全生产管理现场观摩会多次在敖汉旗举办。


重任在肩,忠诚履职无怨言

安监人员被人称为“驱逐危险的卫士”,只有刘长青和同事们才清楚这称号背后的苦和累。因对温度和湿度条件要求较高,烟花爆竹生产都是在早晚进行。为了抓隐患、促整改,刘长青和他的同事们需要抓住这个生产时间节点,“不走寻常路”进行突击检查。

累,起早贪黑、奔波不止;苦,没有补助、没法休息。“基本上56点钟我们得到达企业生产现场,翻墙、走小门儿,第一时间去到他们最危险的混药、装药间突击检查。”刘长青说,“每天都在企业间奔波,从来没有正点儿吃饭休息过,当时我们有一辆破面包车,那辆车就成了大伙儿吃饭休息的地方,中午把车停在道边树林里眯一会儿就很不错了。”

2012年,刘长青兼任敖汉旗安监局副局长后,更重的责任又落在了他的肩上。他先后分管非煤矿山、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企业的安全生产监管工作,这些都是安全生产监管领域中的“最高危”行业。

面对全旗矿山数量众多,选矿工艺和生产系统复杂,现场安全生产条件较差、安全管理水平较低、安全欠帐严重等诸多遗留问题,刘长青对全旗非煤矿山“散乱差”企业重新进行拉网式排査,一家一家的进行指导,一家一家的排查隐患,一家一家的监督整改。对那些拒不整改的企业,坚决采取果断措施,发现一起,彻底打击一起,严肃查处一起。

几年间, “打非治违”方面,刘长青就在全旗依法取缔非法采石场18家、选矿厂尾矿库9家、露天采矿点11处、地下采矿井8个,依法对57处采砂点停止电力供应等整治措施。在刘长青和同事们的努力下,非煤矿山企业生产安全事故大大降低。因在烟花爆竹、危险化学品、非煤矿山的安全生产监督管理上尽职履责,他先后被评为全国、赤峰市、敖汉旗“安全生产先进个人”,被敖汉旗授予“优秀青年卫士”“严打先进个人”等称号。


无私奉献 胸怀大爱守岗位

刘长青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打招呼、说情通融甚至送钱送礼的人。对此,刘长青认为,“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就是最大的安全隐患”“情义重要、政绩也重要,不过这些都不如生命安全重要。一场事故把啥都化成一场空!”以生命的名义,保一方平安,干净就是底线,这是刘长青始终信奉和坚守的职业操守。

2008年至今,刘长青的任务越来越重,工作也越来越忙。20186月,刘长青体检时查出疑似甲状腺癌,医生建议尽快到北京等大医院复查确诊。由于当时正处在全旗50多家加油站双层罐改造加强监管和验收的关键期,又是全市“危险化学品打非治违”专项活动开展之际,加之正是非煤矿山企业生产旺季、事故易发期,为了加强监管,刘长青一拖再拖,迟迟没有去检查。直到11月中旬,刘长青去北京出差,抽空到了301医院进行穿刺检查,被确诊为甲状腺癌。刘长青没顾得上做手术,购买了一些中药就匆忙回去。直到12月末,刘长青才去北京做手术,住院5天,他就着急出院,休息十余天,在手术刀口水肿情况下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对待工作,刘长青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永远不知疲倦不辞辛苦。对自己、对家人,他心存愧疚、实难尽责。谈起父母妻儿,刘长青说,“我欠他们的太多,我真不知道该拿啥去弥补欠他们的情。儿子上小学得时候就答应带他去滑雪,到现在他大学都毕业了,我这个承诺也没实现。”在孩子高考时候,他也因工作不能回去陪儿子进考场,父亲生病、妻子生病,刘长青惦记在心里,却不能亲力亲为照顾。

“安全监管,永远责任如山、如履薄冰,没有一天能松懈。”刘长青成为“安监人”时,正值安全事故频发,从一开始的除恶排患、重典治乱到如今的多方筹措、坚守苦干,十余年的奋斗耕耘一晃而过,刘长青仿佛从未停歇过。他总是说:“苦、累、忙,在我们这个战线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这样,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我干的就是我的本职工作。”

(应急管理部新闻宣传司与人民网共同推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责任编辑:段萌

相关链接

  • 国务院部门网站
  • 相关链接
  • 省应急厅(局)
  • 有关媒体
外交部 国防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教育部 科学技术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公安部 民政部
司法部 财政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自然资源部 生态环境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水利部 农业农村部
商务部 文化和旅游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退役军人事务部 应急管理部 人民银行
审计署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国家外国专家局
国家航天局 国家原子能机构 国家核安全局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海关总署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体育总局
国家统计局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 国家医疗保障局
国务院参事室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 国家宗教事务局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国务院研究室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新华通讯社 中国科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中国气象局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信访局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国家能源局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家移民管理局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民用航空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文物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 国家外汇管理局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国家公园管理局 国家公务员局
国家档案局 国家保密局 国家密码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