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应急干部杨俊志倒在防疫一线,因公殉职

2020-03-31 11:23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一位“守夜人”的赤诚写照——

在其位 谋其政 负其责

——追记河南省淅川县应急管理局

党组成员、副局长杨俊志

他不忘初心、一心为民,推动24条临水临崖村道的安全防护工程落地;他恪尽职守、鞠躬尽瘁,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爱岗敬业的“老黄牛”;他不计得失、无私奉献,节假日总是主动值班;他不畏艰险、冲锋在前,在今年这个特殊的春节假期,他因过度劳累倒在了防疫一线,因公殉职。

他是河南省淅川县应急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杨俊志,是无数“守夜人”中的一员。

“在其位,谋其政,负其责。”杨栋的手机里还保存着2018112日,父亲杨俊志给他发的微信。

不曾想,仅仅过了两年多,才55岁的父亲,就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用生命为这句话作了注脚。2020127日,农历庚子年大年初三,作为河南省淅川县应急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的杨俊志,上午到分包村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下午就倒在了马路边。


杨俊志发给杨栋的微信

他走得很突然,连一句遗言也没有留下,在杨栋看来,这9个字就是父亲一生的写照。


杨俊志(左)到滔河乡罗山村进行包村疫情联防联控督导

逆行者——“我是带班领导,必须去”

大年初一早上,杨俊志囫囵吞下最后一个饺子,把碗一推,上单位去了。

“我是带班领导,必须去。”杨栋回忆,其实127日中午吃饭时,父亲就觉得不太舒服,具体表现是“胸口有点闷”。他劝父亲下午别去单位了,父亲这样回复他。

他们这天的午饭吃得比往常都要晚,因为杨俊志一早就带队去了陈家湾村,1250分才回家。

当下正处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期,淅川县位于豫、鄂、陕三省交界处,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一脚跨三省”。淅川有7个乡镇与湖北省相连,省界线长达100多公里,跨省大小道路近百条,村挨村、户挨户,日常交流频繁。淅川在武汉务工、求学者多,外迁至荆门、钟祥民众多,春节期间返乡人流大,疫情防控形势极其严峻。为了更好地防控疫情,县里在73个重点路口设防,要求村村24小时设卡,对外来人员进行排查登记。

1275时许杨俊志就起了床,此时妻子和儿子还在熟睡,他给自己简单做了点儿早餐,吃过后就到了单位办公室。时间刚过6时,他办公室的灯光照亮了附近一片还有些黑的天空。

按照前一天县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紧急部署,县应急管理局负责滔河乡8个村的疫情防控措施落实。他要把单位人员编成8个小组,安排好车辆、路线、带队人员,并交代大家如何入村开展工作、注意哪些事项等。

“疫情不解除,人员不撤离。”上午8时,杨俊志带着工作人员驱车1个小时,来到了滔河乡。他分包的是陈家湾村,杨俊志查看了村口卡点设置情况,核对武汉返乡人员隔离防控措施是否落实到位,询问了村组疫情防控知识宣传情况,还与陈家湾村村委会及村民小组党员干部交流了情况。

11时许,杨栋在微信里问爸爸,中午是否回家吃饭?他回了2个字,“回家”。消息发出后过了1个多小时,杨俊志才回到家吃午饭。那时的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杨俊志最后一次回家。

对于整个中国来说,这都是一个特殊的春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着每个人。这一年的大年初一(125日),杨俊志奔忙在防疫一线。

“疫情就是命令,我咋能安心在家过年!”大年初一早上,杨俊志囫囵吞下最后一个饺子,把碗一推,准备上单位去。

妻子王晓丽有些不满,他们的儿子杨栋在郑州工作,一家三口只有在过阴历年时才能团聚,可杨俊志还要去上班。

“你这两天还说不舒服,咋都不歇歇?”王晓丽唠叨着。

“咱们淅川紧邻湖北,县里已经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应急上的事情,多着呢!”杨俊志一边笑着向妻儿解释,一边走出了家门。

他负责全县卡点帐篷、棉被、棉大衣等应急物资发放,得第一时间把物资配送到位。来到单位,他认真核对各乡镇上报的材料,根据需要分配应急物资,逐个通知领取……直到18时许,全县73个卡点的应急物资才全部发放完毕。

“儿子,爸爸明天好好陪你。”杨俊志揉着发酸的眼睛,对着等候他下班的杨栋说道。

126日,大年初二。一大早,杨俊志接到淅川县应急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新生的电话,说县里召开疫情联防联控工作会。“关键时刻,咱得把疫情防控工作部署好,安排扎实。”杨俊志默默把准备给儿子做的菜塞回了冰箱,又去了单位。这一去,又是一天。

127日从陈家湾村回来后,下午他到单位研判上午调研情况,将相关材料提交给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忙完后,他才准备去医院看看。

从街角的监控中可以看到,穿着黑色衣服的杨俊志正慢慢走在去医院的路上,突然,脚步开始踉跄,他艰难地扶着路旁边的大树,弯下腰,似乎是想缓解疼痛,却又猛然摔倒在地。路上的行人打了120,被送到医院后,杨俊志已失去生命体征。

杨栋接到电话,感觉整个人“都炸了”。父亲一句话都没给他留下,那句“必须去”,成了他们父子之间最后的对话。


杨俊志(左)向帮扶贫困户讲解政策,确认帮扶措施是否到位

执法者——“不管做什么,都要以身作则”

成为应急管理系统一员的杨俊志,特意申请多值班,因为他觉得,只有在值班中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才能快速上手。

“不管做什么,都要以身作则。”杨俊志经常这样教导儿子。

杨俊志在淅川县药监局工作时的同事田亚伟还记得,刚到药监局工作那会儿,杨俊志是个门外汉,但他肯钻研,医疗法规、药剂知识样样都学,口袋里装着药片制剂。有时,杨俊志甚至直接品尝药片,辨别真假。田亚伟所见证的杨俊志,打击假药六亲不认、毫不留情,药品市场有他监管,“假药根本不敢进入”。

杨栋在郑州工作,和父亲的亲密接触只在每年的春节。他还记得,2019年除夕下午,他正在和父亲一起贴春联,突然,父亲接到了一通举报电话,原来是有群众举报一个私售烟花爆竹的小网点。作为淅川县应急管理局分管烟花爆竹的负责同志,杨俊志放下春联,直奔现场。他对儿子说:“年轻同志好不容易回家过年,这种时候,我分管就我去。”

他带着杨栋一起赶到现场,让儿子做助手,帮忙拍照存证。回到家,杨俊志顾不上吃年夜饭,赶紧把这件事详细记录,第二天到单位存档。

在刘新生眼中,杨俊志谨慎、认真,对工作极为负责,“靠得住”。

这份“靠得住”来源于杨俊志的每一分努力。每当周末,在外地的杨栋和父亲视频连线时都会发现,父亲身在办公室。2018年春节前,杨俊志刚刚被调入县安监局那段时间,问他为什么又在办公室,杨俊志的回答是:“笨鸟先飞。”因为刚刚换了岗位,不熟悉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杨俊志经常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学习专业知识。机构改革后,成为应急管理系统一员的他,特意申请多值班,因为他觉得,只有在值班中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才能快速上手。


杨俊志(前右)检查烟花爆竹销售网点

服务者——“如果工作做不好,就没有理由说自己是个好人”

如今,杨俊志推动的村级道路安全防护工程施工已接近尾声,只是为它日夜操劳的人却再也看不到了。

年前,冬春救灾物资发放这一重任交到了杨俊志手里。2019年,淅川县遭遇2次地震、1次洪水灾害,为了让群众真正享受到党的温暖,他一笔笔核实,一家家跑,让救灾物资一件件落到实处。

“如果工作做不好,就没有理由说自己是个好人。”他常对儿子这样说。

每到年关,烟花爆竹安全就是绷在杨俊志心中的一根弦。去年除夕,他查处了一家黑网点。今年,他帮符合资格的商户办下了手续。

荆紫关镇吴村烟花爆竹经销商老魏觉得,杨俊志“没有一点儿官架子,替咱老百姓着想”。在117日河南还未实施全域禁燃禁放前,为了方便经销商利用“放管服”改革契机,在杨俊志的推动下,县里启动了网上办理系统,只要材料齐全,上传到网上后,5个工作日内就可以批复。

这方便了大部分商户,但像老魏这样“岁数大,不会上网”的,眼看年关临近,证办不下来,生意就一直耽误着。后来,老魏接到通知,说县应急管理局专门开辟了线下窗口为他们这样的人集中办理。老魏从村里赶到县城时,已经是15时许了。看着前面的队伍排成了长龙,他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今天一定办不成了”。后来,有工作人员告知,为了不让商户多跑一次,应急管理局将加班办理。接待老魏的,正是杨俊志。上传材料、审核,很快,老魏就拿到了许可证。他拿着证件赶在天黑前回到了家,却不知道,那一晚,杨俊志忙到将近24时。

走出行政审批大厅,杨俊志略显蹒跚的身影,被昏黄的路灯拉得老长,没有人知道他这天的时间是怎样挤出来的。当时,恰逢淅川深度贫困县脱贫验收,县内互查、省检、市检、国务院第三方评估验收……杨俊志还是大石桥乡石燕河村5户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每天处理完迎检工作,他还要驱车几十公里回到县城,连夜排查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和经销点的隐患。

“安全无小事”是杨俊志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一有空儿,他就到街上转,查找隐患。2018年底,一次下乡途中,路过一段临水路段,杨俊志前后看看,皱起眉头,嘀咕着:“这里怎么没有护栏?”为消除隐患,勇于担当的他,在接下来的3个月内,跑遍了淅川县村村落落,排查出全县24条共计40多公里临水临崖村道需要安装护栏。在多方争取下,1200万元的专项资金被批复。如今,这项村级道路安全防护工程施工已接近尾声,只是为它日夜操劳的人却再也看不到了。

杨俊志还负责淅川县应急管理局的财务工作。在该局会计刘青眼中,杨俊志不仅是领导,也是长辈。应急管理局是机构改革后新成立的单位,会计只有刘青一人,很多陈年旧账让人头疼,但刘青知道,遇事“找杨局长准没错”。杨俊志是有30多年经验的“老会计”,财务经验丰富,再难的账经过他梳理,都变得一目了然,单位账目经他核对最让人放心。

他还分管局办公室。在淅川县应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周强眼中,杨俊志最为“体恤下属”。春节期间的值班表由办公室草拟,周强还记得,排值班表时,杨俊志总说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需要陪家人,而他儿子还没结婚,家里没啥累赘,别人都不愿值的班,都排给他。“如果时间能倒流,我一定多替他值两天班。”周强哀痛地说。


杨俊志(中)在所分包的陈家湾村调研疫情联防联控工作

为父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杨栋说,待疫情结束后,他要带着母亲一起去郑州,他来照顾她。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在杨栋很小的时候,父亲杨俊志就对他说的话。那时,杨栋还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如今,杨栋在恒大园林集团河南分公司工作,带团队时,他总能想到父亲这句教导:“如果一件事自己都不想做、做不到,又怎么能要求别人呢?”

其实,在杨栋的记忆里,父亲很少顾家。小时候,他在学习生活中遇到问题,找父亲商量时,父亲总在“忙着”,还总是劝诫杨栋,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办,要像个男子汉。慢慢地,杨栋也习惯了父亲的“缺席”。

可在杨栋心中,父亲的形象依然是高大的。

他常听母亲王晓丽说,父亲总是爱干“别人不愿意干的活”。父亲也常教导他,“人要活得清清白白,堂堂正正”。话虽不多,却对杨栋的人生产生了巨大影响。

对于杨俊志的离去,儿子和妻子至今无法接受。“没办法,这辈子,他就是这个操劳命!全扑在工作上了!”王晓丽幽怨言语里是止不住的哀伤。

2009年底,王晓丽腰椎劳损,需要住院做手术。在身体里面动刀子,任她平时再要强也有些担心,便跟杨俊志商量,能否抽个周末陪她把手术做了。可杨俊志拒绝了她的要求,因为当时是年关,食品安全检查任务重。“同志们都在忙着,我请假算哪回事?”杨俊志这样说道。

于是,5个多小时的手术,王晓丽一个人挺过来了。1个多月的住院时间,亲戚们轮流照顾,她才渡过了难关。

原本,杨栋在郑州工作,家里父亲母亲两人做伴正好。王晓丽腰不好,血压也高,杨俊志照顾她多一些。可如今,他离开了,王晓丽便只剩一个人。尽管如此,22日,河南省应急管理厅副厅长李长训代表厅党组来看望他们母子时,他们却没有提任何要求。杨栋说,待疫情结束后,他要带着母亲一起去郑州,他来照顾她。

■后记

杨俊志逝去后,淅川县应急管理局的同志们忍着悲痛,依旧走在抗疫情、救灾的前线。131日,刘新生他们乘快艇划过丹江库区,为香花镇的4个村庄送去应急物资。这些村庄紧挨湖北丹江口市,因疫情封路,食物、医药用品等已告急。说起杨俊志,刘新生依然难掩悲痛,他觉得,这位好战友真正达到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标准,而他们要循着杨俊志的道路,以他为榜样,继续奋战在护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第一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责任编辑:段萌

相关链接

  • 国务院部门网站
  • 相关链接
  • 省应急厅(局)
  • 有关媒体
外交部 国防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教育部 科学技术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公安部 民政部
司法部 财政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自然资源部 生态环境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水利部 农业农村部
商务部 文化和旅游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退役军人事务部 应急管理部 人民银行
审计署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国家外国专家局
国家航天局 国家原子能机构 国家核安全局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海关总署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体育总局
国家统计局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 国家医疗保障局
国务院参事室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 国家宗教事务局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国务院研究室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新华通讯社 中国科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中国气象局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信访局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国家能源局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家移民管理局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民用航空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文物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 国家外汇管理局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国家公园管理局 国家公务员局
国家档案局 国家保密局 国家密码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