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部内动态

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他仍奋战在防疫一线——追记天津市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局长单玉厚

2020-02-27 12:05来源:

■农历正月初二,单玉厚临危受命,担任滨海新区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物资保障组副指挥长,既要保障防疫物资充足,又要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此后,他一直奔波于办公室、应急指挥一线、调运物资的机场、申请复工复产的企业等工作场地

■面对全市乃至全国防疫物资供应紧张的状况,单玉厚主动出击,一次次协调发动驻区央企、国企、外企,充分挖掘海内外采购渠道,购置了大量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护目镜、测温枪、消毒液等防疫物资

■从农历正月初二到最后离世,单玉厚实地走访了30多家企业,马不停蹄地推动企业复工复产,自己经常连口水都喝不上

谁也没想到单玉厚会倒下!

单玉厚是谁?他是一个妻子深爱的丈夫,是一个儿子佩服的父亲,他还是天津市滨海新区政协副主席、区应急管理局局长。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滨海新区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物资保障组副指挥长。

“忙,不着家”是单玉厚的妻子杨健对丈夫的评价。“这么多年,别说过节了,能在一起吃顿饭都是好的,疫情发生后,杨健干脆连丈夫的面都见不着了,每次通话都不到两分钟。

“等到退休就好了”,杨健一直期待着丈夫退休的那一天。从结婚起,她就与在空军服役的丈夫聚少离多,转业到地方十二年,还是如此。她说,丈夫曾经承诺,退休后每天都陪着她,弥补前半辈子对她的亏欠,“我们计划去全国各地旅游,去看望他以前部队的老战友”。

单玉厚今年已经 58 岁了,再过一年多,杨健的这个愿望就能实现了。然而,就在222日凌晨,因为在防疫一线连轴转了30天,单玉厚突发心源性猝死,在睡梦中永远离开了她......

仿佛冥冥中有个约定,父亲倒下的前一天,儿子单鹏与父亲在滨海新区应急指挥中心的协调会议室里,匆匆见了10分钟。

在单玉厚生命的最后30天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单玉厚的最后一天

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谁也不知道。

“人走的前一天,分明还好好的。”滨海新区安全生产执法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张汝泉回忆,221日上午,他和单玉厚先是一起去了提出复工申请的天津鲁华泓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听取企业汇报复工复产的准备情况。

221日,单玉厚(左一)对申请复工复产的天津鲁华泓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和安全服务指导。

这是一家专门为纸尿裤、防护服、卫生巾等产品提供原材料的中外合资企业,在疫情防范方面做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但单玉厚要求企业做到安全生产万无一失。

单玉厚现场检查了该企业的生产装置,发现了不少安全隐患,比如有的装置跑冒滴漏,有的安全标识不清。发现这些问题后,他对企业负责人说:“带着这么多隐患开工容易发生问题。给你们三天整改的时间,三天以后我会再来验收!”

从该企业出来,本来上午的行程已经结束了,但是单玉厚又临时决定再去一家企业——天津儿童药业有限公司。

“单局长正在推动天津精华石化有限公司的口罩生产线项目落地。现在该企业从东莞订了口罩机,但是缺少口罩消毒、杀菌的设备,儿童药业正好有这样的设备,所以他想帮忙对接一下。”张汝泉说。

中午12点,单玉厚回到应急指挥中心会商室,一边和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应急指挥中心主任张金宽商量精华石化有限公司项目落地的事情,一边布置防疫物资事宜。大约中午1220分,单玉厚的儿子突然推门进来。单玉厚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原来是因为单玉厚春节前匆匆回家待了两个小时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妻子不放心,派儿子过来看看。

儿子单鹏大学毕业后,在高速公路上当了一名辅警,利用休息时间赶过来。父子俩聊了会儿家常,单玉厚特别问了妻子和老岳母的身体情况,便赶儿子去上班。单玉厚对儿子的爱,习惯融在严格的要求中。谁也没想到,这对父子10 分钟的匆匆一见,竟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看孩子离去,张金宽让单玉厚在值班室休息一会儿。张金宽清楚,与给外人身体健朗的印象相反,单玉厚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还放了两个支架。当天上午在企业检查指导工作的时候,他还不由自主地捂住胸口,说有些不舒服。而从今年年初以来,单玉厚一直拖着病体连轴转,从未好好休息过。

221日,单玉厚(前排右三)率队对申请复工复产的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和安全服务指导。

下午2点半左右,当地一家化工企业的负责人和销售经理来到指挥中心。单玉厚听到张金宽和他们在门外说话,又从单人床上爬起来,走出门,协商从这家企业采购4万只口罩的事情。大约下午250分,企业负责人走了。下午3点,单玉厚到区委常委会上汇报滨海新区疫情防控物资准备情况。大概下午5点左右,单玉厚开完了会,回到应急指挥中心。他把张金宽请到办公室,再次强调物资对接及第二天早晨的物资发放要求。“他说明天早晨8点半再商量一下,9点去向区长汇报。”张金宽回忆说,“当时我看他挺疲惫的,就问他感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说还行,就是累。我说你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赶紧回去休息吧”。

在张金宽的反复劝说下,单玉厚才决定回宿舍休息一下。下午547分,接送单玉厚的司机刘金健看他身体情况特别不好,就把他扶到了宿舍。临走前,刘金健给单玉厚煮了碗面,又帮他找到了心脏救急的药品,还给他读了用药说明书。刘金健给单玉厚当了12年的司机,他记得特别清楚,单玉厚说,“等忙完这阵子,我就请假去医院看一看”。

晚上7点,司机离开宿舍后,单玉厚还给同事李洪恩打了个电话,叮嘱他跟张金宽一起以物资保障组临时党支部的名义,去看看前两天因为冒雪外出给企业办理手续不慎摔折手臂的一名年轻同志。“无论什么时候,他的心里都装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张金宽和单玉厚共事了12年,对这位老大哥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张金宽说,疫情发生以来,每天晚上,单玉厚都会和他通过微信、电话对接工作,但是那一晚却没有。他当时以为单玉厚终于知道要休息了,没想到他此刻的身体已经在透支中拉响了无声的警报。

222日早8点,司机刘金健按照约定的时间来接单玉厚参加会议。在宿舍楼下,刘金健跟往常一样,给单玉厚发了一条微信。以往每一次,单玉厚都会秒回,但是那一天,他一直没有回复。正在这时,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给他打来电话,问单玉厚的去向,说好几个人有急事打他电话都不接。刘金健听后,迅速上到14楼,敲了好几下门,却没有回应,就马上到楼下找物业要来钥匙,打开房门。

屋里,单玉厚的手机还在播放着有关辽沈战役的评书。“他躺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但再也叫不醒了。”想起当时的情景,刘金健悲痛不已。

除夕夜紧急作战

124日零时,为紧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天津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除夕夜,正当万家团圆时,天津市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接到消息,正在驶向天津港的超级邮轮“歌诗达赛琳娜号”上面有15人出现发热症状,包括2名儿童和13名船员。当时,船上共有3706名游客和1100名船员,更让人惊心的是,船上有100多名来自湖北的游客!

这些出现发热症状的人究竟是否患有新冠肺炎?面对可能存在的巨大风险,检测行动刻不容缓。天津市委、市政府第一时间指挥启动应急预案,命令船舶停航,暂不进港,在海上等待排查检测。

滨海新区牵头,与市卫健委、市交委、市公安局、港航局、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以及天津海关一道,进驻邮轮母港,连夜研究形成处置方案。

单玉厚作为应急管理局局长,连夜赶赴东疆临时指挥部,承担起调派直升机运送检查人员的任务。

124日夜里10点,单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们调直升机。”接到单玉厚的指示后,张金宽开始紧急联系中国海洋直升机有限公司。与此同时,一个更确切的消息传来:船舶没有停机坪,只能用直升机吊篮接检测样本,人员需要单独运送。张金宽又将这一情况及时向单玉厚进行了汇报。

“单局长说,那就赶紧想别的办法,你调船吧!”电话里,单玉厚迅速发出第二道命令,“我又迅速联系天津海事局海上搜救中心,他们问我几点用,我说现在定的5点,你们先待命吧!我又赶紧把这个情况向老单汇报。他说,你一定落实好了,直升机也得用,取样本。医生、接样本的车和人员,在哪儿集合,联系好之后给我汇报,并报告区政府。”

凌晨3点,直升机和应急船舶准备就绪。凌晨4点多,滨海新区卫健委11人和海关检验检疫局7人登上天津海事局“海巡0204”轮,从东疆港出发,在夜色中向临时抛锚的“歌诗达赛琳娜号”靠近。

125日凌晨5时许,工作人员乘船登上“歌诗达赛琳娜号”,分成两组对全体游客逐一进行体温检测。经检测发现,整个邮轮上总计有17例发热症状,登船检测人员又通过取喉咙分泌物的形式进行了采样。这17个样本必须第一时间进行检测!

此时,由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协调调派的直升机已经悬停到“歌诗达赛琳娜号”上空,通过悬吊的方式将待检样本装机。飞到机场落地之后,由警车开道,相关人员在当天中午12点将17份样本送往天津市疾控中心化验检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经过3个多小时的检测,17份送检样本经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

直到此时,单玉厚和张金宽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凭借单玉厚丰富的应急经验,临危不乱,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圆满完成了在这次突发事件中的紧急处置任务。

临危受命,千方百计协调防疫物资

农历正月初二,单玉厚临危受命,担任滨海新区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物资保障组副指挥长,既要保障防疫物资充足,又要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此后,他一直奔波于办公室、应急指挥一线、调运物资的机场、申请复工复产的企业等工作场地。

物资之于疫情防控,就好比子弹之于打仗,做好防疫物资保障,对于疫情防控至关重要,而单玉厚早已未雨绸缪。

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副局长于学民是和单玉厚共事12年的老同事,他回忆说,农历腊月二十八的时候,单玉厚已经在局部范围内组织召开过一个小会,让相关部门摸一下新区防疫物资生产企业的数量和储备情况,第二天又根据摸排的情况做了一些工作部署,这为以后防疫物资保障小组高效工作奠定了基础。

农历正月初三,经过前期与区内一家央企协调,由这家企业迪拜分公司协助采购的4万多个口罩从迪拜运抵北京。晚上8时,单玉厚和相关工作人员一同出发前往北京,亲自押运物资。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去,但是考虑到这是第一批从海外运来的物资,他不放心,怕通关和运输路途中遇到问题,所以亲自跟着去,亲自押运。”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救灾和物资保障室主任李洪恩说。

直到次日凌晨3点,这批物资才从北京安全押运回滨海新区。而第二天天一亮,单玉厚又出现在滨海新区应急指挥中心,亲自组织安排各部门前来领取物资,确保物资发放规范有序、准确无误。

就这样,面对全市乃至全国防疫物资供应紧张的状况,单玉厚主动出击,一次次协调发动驻区央企、国企、外企,充分挖掘海内外采购渠道,购置了大量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护目镜、测温枪、消毒液等防疫物资。滨海新区在疫情期间,没有因为防疫物资困难向市里请求过任何支援,全部自己解决。

守好防线,助力企业安全复工复产

随着防疫形势的变化,工作转为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单玉厚又开始夜以继日地指导企业复工复产,特别是重点加强对生产口罩、双氧水、酒精、消毒液等防疫物资企业的帮扶和指导,帮助协调解决用工、原料和供货困难,推动企业满负荷生产。

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是单玉厚推动复工复产的首批企业之一,该公司专门生产橡胶促进剂,供给国际知名企业。疫情发生后,企业推迟复工,但国外合同期限迫在眉睫。单玉厚得知情况后,提前介入研判,组织开展细化防控方案、危险有害因素和安全风险分析、复工人员岗前培训等大量工作,帮助企业提前排除隐患、加快复工复产。

“单局长在对企业检查指导的过程中非常细致,管道的一个小裂缝,油漆有点脱落,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天津鲁华泓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林回想起单玉厚,五味杂陈。他说,单玉厚对企业复工复产的高标准、严要求,让企业不得不自我提升和完善。“我们复工以后,产品供不应求。我们会以实际行动做好安全生产,报答单局长生前对企业的关心。”王林不知道的是,从农历正月初二到最后离世,单玉厚就这样实地走访了30多家企业,马不停蹄地推动企业复工复产,自己经常连口水都喝不上。

无法兑现的承诺

在单玉厚的宿舍里,杨健反复摩挲印有单玉厚照片的几张工作证,近乎失控地痛哭。她说,这几年没有一张家人团圆的合影,这几张照片是单玉厚最后留给她的,她一定要带回去。

春节、国庆节、五一国际劳动节、中秋节,孩子的生日、老人的生日、单玉厚的生日......杨健说,这几年来,因为单玉厚工作的特殊性,每个节假日,他们都没有在一起度过,平时由于下班时间较晚,他总是住在宿舍,一个多月回一次家也是经常的事。“回到家,还没等我做好饭,他就躺在沙发上打起呼噜了。”杨健说,家里的沙发上总会帮他准备一条毯子和一个枕头。

这没见面的30天,单玉厚会每天给老伴打个电话报平安,但每次不超过2分钟。“每次他都嘱咐我们,除了上班,能别出去就别出去。我说你身体怎么样?他总告诉我没事儿。然后他就说,行,你挂吧!”杨健这两天总在等这个再也等不来的电话。

单鹏总在回味父子俩那匆匆的会面,仿佛是冥冥之中的约定:“那10分钟,就是我和父亲最后的一次说话。”单鹏一边坚强地照顾失控的妈妈,一边默默流下了眼泪。

“他就是一直放心不下工作,却总是放心得下家庭。”杨健说,她和单玉厚都是明年退休,单玉厚告诉她,之前由于工作亏欠了她一辈子,退休后什么工作也不做了,就陪爱人。“他许给我很多很多的承诺,却没有兑现一个就走了。”杨健说。

听到单玉厚突然去世的消息,一位素不相识,但同他一样奋战在滨海新区防疫一线的干部为他写下这样的句子:

浓郁的夜色中

流星划过

空旷的城市里

你跳上最后的班车

风尘仆仆,一路艰辛

是使命的召唤

生命变得无比绚烂

冬去春来,山河无恙

胜利那天

愿献上一杯浊酒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单玉厚办公室的书柜里,有一本翻开的册子,扉页上写着: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天津广播电视台广播新闻中心 孙昭荣、顾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责任编辑:李静

相关链接

  • 国务院部门网站
  • 相关链接
  • 省应急厅(局)
  • 有关媒体
外交部 国防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教育部 科学技术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公安部 国家安全部
民政部 司法部 财政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自然资源部 生态环境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水利部
农业农村部 商务部 文化和旅游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退役军人事务部 应急管理部
人民银行 审计署 国家外国专家局
国家航天局 国家原子能机构 国家海洋局
国家核安全局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海关总署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体育总局 国家统计局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
国家医疗保障局 国务院参事室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
国家宗教事务局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国务院研究室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新华通讯社 中国科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中国气象局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信访局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国家能源局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家移民管理局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民用航空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文物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 国家外汇管理局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出入境管理局
国家公园管理局 国家公务员局 国家档案局
国家保密局 国家密码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