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媒体信息
2019-06-11 11:30来源:人民日报

重效益轻安全、抢工期抢产量等行为增多,危化企业——

安全要达标 挨个过筛子(政策解读·安全生产怎么抓①)

 

小到纤维衣料、食品包装,大到轨道交通、航空航天,日常生活和经济发展都离不开化工行业。但是,化工生产过程涉及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物质,环节多、风险大,一旦发生事故容易危及公共安全,社会关注度极高。

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化学品生产国,当前,安全生产形势如何?存在哪些根源性问题?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企业和行业专家。

企业缺技能人才,一些地方监管力量严重不足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王如君介绍,总体看,近年来化工和危化品事故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全国发生化工事故数同比下降19.6%。但也应看到,化工事故总量仍然较大,形势依然严峻。

其中,化工产业量大面广、安全生产基础薄弱是关键因素之一。在21万家化工生产和经营企业中,“80%以上是中小企业,设计标准低、技术装备落后、安全投入不足。”王如君说。

相较于量大面广的化工产业,具备化工背景和知识的专业人员却十分缺乏:

一方面,企业缺技能人才,化工产业工人和专业管理人员的培养跟不上产业发展。“这几年化工行业招人越来越难,流动性高,不少员工待上一两年就离职了。”江西理文化工安全总监孙海峰感触颇深。更让他担忧的是,学校培养与企业需求不匹配的现象较为突出,“一些刚毕业的化工专业学生,上手实操生疏,既不会使用机泵等化工设备,也不清楚化工物料属性,要花大量时间培训专业技能。”

中国化学品安全协会副总工程师郝军认为,技能人才青黄不接、员工素质不高是当前制约化工安全生产的另一关键因素,“此前发生的一些化工事故,不少是因为操作人员资质不符合规定,有的操作人员甚至小学都没毕业,连基本化学常识也没有。”

应急管理部日前对石家庄和合化工化肥公司进行明察暗访发现,生产副总经理、设备部门负责人及硫酸车间3名作业人员,对岗位最主要的有毒气体报警阈值及可允许浓度都不了解;在沈阳正兴新材料公司,苯乙烯罐操作人员回答不上储罐液位高报警值……一线人员尚且如此,化工安全生产从何谈起?

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化工安全监管力量严重不足,越到基层越突出。根据规定,各地安监执法机构要实现专业监管人员配比不低于在职人员的75%。但实际上很多地方落实不到位,不少市县专业占比只有20%左右。比如化工大省山东,共有危化品生产企业1900余家、经营企业2万余家。但其部分市县专业监管人员仅有23人,园区安监部门仅有12人。

企业主体责任应落实,园区规划不科学等情况须重视

去年以来,发生过一些引发重大爆燃、着火中毒的化工安全事故。“但企业吸取事故教训并不深刻,同类问题依然存在。”中国化学品安全协会总工程师程长进说。

化工企业主体责任悬空的问题并不少:有的企业负责人“在岗在位形同虚设”,应急响应抽查时,值班领导原本5分钟车程用了近1小时;有的企业“风险管控流于形式”,长期停产,向当地政府上报所有物料已清空、风险可控,但实际上8个储罐中6个还有物料……“主体责任在企业,企业不主动作为,安全生产永远弄不好。”郝军说。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危化品安全生产“政府急企业不急”现象突出,究其原因还是企业违法成本太低,尤其是事前处罚力度还不够,有时候几万元的罚款对企业来说不算什么。应大幅度提高违法成本,落实“黑名单”制度,查出一个、震慑一片。

同时,安全监管存在薄弱环节,部分地方政府安全红线意识不强,盲目发展化工产业,也容易导致事故风险增多。“一些地方没有考虑到自身安全监管能力和化工人才基础,降门槛、减标准,甚至为一些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企业开绿灯,造成落后产能落地。”王如君说。

更需关注的是,一些新情况正逐步显现。如今,不少地方积极推动化工企业搬入规范的化工园区,但又缺乏科学的总体规划,“化工园区是危化品生产、储存、运输等多个环节的集中区域。如果一家企业出事故,往往容易威胁一片。”扬州化工园区管委会安监局局长曹雯认为,不同化工园区之间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一些园区布局规划不合理、一体化管理程度不高,容易带来风险。

比如,应急管理部发现,内蒙古乌海、鄂尔多斯、阿拉善等地化工园区集中,有的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相互毗邻,没有建立安全管理联动机制。一些园区没有专用危化品停车场,司机与交管、市政等部门“躲猫猫”。

从工艺设备、信息化建设、人才培养着手强化安全基础

由于化工行业整体利润率较高,重效益轻安全、抢工期抢产量等企业行为增多,化工行业安全生产难以一蹴而就。应当采取哪些措施?

应急管理部主要负责人表示,当务之急是组织专家对易爆、易燃、剧毒危险化学品企业重新“过筛子”,凡是达不到标准要求的,该整改的整改,整改仍达不到安全要求的,该停产的停产,该关闭的关闭。严格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不断提高安全生产水平。

郝军认为,应实现安全生产责任量化考核,“不少化工企业岗位责任制缺乏针对性。比如,涉及本岗位的危化品爆炸燃点等理化性质没有特指,对易引发事故的温度等关键工艺控制指标认知不足,应急处置的关键操作没有重点表述等。员工不清楚自己岗位安全管控重点在哪儿,到底有哪些具体风险,又如何精准考核、推动责任落地?”

长远看,化工行业可从三方面强化安全基础。

——加快淘汰落后工艺设备,通过自动化减少高风险岗位和区域的操作人员数量。有关部门曾剖析201710起典型化工事故,有4起暴露出自动化控制系统缺失或不投用的问题。日前,江苏省印发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方案,要求在役涉及“两重点一重大”的装置自动化控制系统改造升级率明年底前达100%

——推动信息化建设。专家指出,当前危化品在生产、储存、使用等过程中,相关环节缺乏信息共享渠道,追溯、流向监控手段缺失,“一旦发生事故,现场有什么原料,属性如何?这些信息不能及时弄清楚,会给事故救援带来阻碍。”

对此,国务院安委办、应急管理部提出,今年底前,初步建成全国联网的危险化学品监测预警系统,一、二级重大危险源企业的重要实时监控视频图像和预警数据,全部接入系统。拥有一、二级重大危险源的化工园区建成安全监管信息平台,对企业实现实时动态监管和自动预警。

——强化专业化人才队伍培养。鲁西集团安全处处长解传玮表示,集团与聊城大学联合成立鲁西化工工程学院,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订单化培养专业人才,“定向培养的人才与企业需求无缝对接,用着安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责任编辑:史晓默

相关链接

  • 国务院部门网站
  • 相关链接
  • 省应急厅(局)
  • 有关媒体
外交部 国防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教育部 科学技术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 公安部 国家安全部
民政部 司法部 财政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自然资源部 生态环境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水利部
农业农村部 商务部 文化和旅游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退役军人事务部 应急管理部
人民银行 审计署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国家外国专家局 国家航天局 国家原子能机构
国家海洋局 国家核安全局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海关总署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体育总局 国家统计局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 国家医疗保障局 国务院参事室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 国家宗教事务局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国务院研究室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新华通讯社
中国科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中国气象局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家行政学院
国家信访局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国家能源局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家移民管理局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民用航空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文物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 国家外汇管理局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出入境管理局 国家公园管理局
国家公务员局 国家档案局 国家保密局
国家密码管理局